德扑圈_德扑圈俱乐部_德扑圈俱乐部推荐

扑克产业在过去10年,像坐了一趟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一样


扑克产业在过去10年,像坐了一趟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一样。我们见证了他从Money Maker时代后繁荣发展,然后是黑色星期五带来的毁灭性打击,最终又在过去几年浴火重生,推崇的打法从小球派策略演变成GTO策略,我们观看扑克节目的方法和10年前也截然不同。但是,纵然有这些变化,这个游戏本身其实和10年前没有太大的改变。
 
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美国时间),我们即将和这有趣的一年说声再见。在2019年,爆发了扑克历史上最大的作弊丑闻(Mike Postle在直播节目中疑似作弊),经历了Negreanu戏剧性的失去几乎已经到手的WSOP年度玩家的称号,同时我们也伴随Hossein Ensan赢下WSOP主赛冠军和1000万美元的奖金。
 
明天即将是新的十年的开始,我们不知道这十年会给扑克产业带来什么变化,但是如果它像过去十年一样精彩,那么我们应该会看到很多的有趣的事情和有趣的人。在这最后一天,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过去十年的一些标志性事件吧。
 
扑克产业的爆发式增长




日历首先翻到2010年1月,这是扑克产业的黄金时代。线上扑克在美国正在兴起,两大扑克平台 Pokerstars(扑克之星)和Full Tilt Poker(全速扑克)把成千上万的美国职业玩家或者娱乐玩家吸引到虚拟网络的扑克桌前。
 
那时的扑克巨星通常可以拿到丰厚的赞助协议。一些著名的职业玩家,例如Daniel Negreanu,Phil Hellmuth,或是其他全速扑克的签约牌手,他们根本不用在扑克桌上赢钱,仅仅靠着得到赞助他们就能过上舒适的生活。而那些顶尖的玩家更是如同国际巨星一般光彩夺目。
 
在内华达州,那里拥有全美最多的扑克室,同时这里也是WSOP的举办地。从2010年1月到2011年7月,这个州每个月扑克相关的税收超过1000万美元,这在过去无法想象的。
 
网络顶尖牌手成为电视明星

许多的线上职业玩家,例如Tom ‘durrrr’Dwan和Phil ‘OMGClayAiken’ Galfond从线上平台一跃成为电视节目的宠儿。在这10年的早期,Dwan是观众中最受欢迎的玩家之一。当时著名的”深夜德州”和“高额扑克”两档扑克直播节目,只要有Dwan的参加,就能吸引成千上万的观众守在电视机前,期望能目睹他松凶的打法和神乎其神的操作。
 
Dwan在走向电视之前,在线上德州已经是著名的大神了。许多线上的粉丝都曾经在全速扑克流鼻血级别的高额牌桌上,目睹过他的风采。他松凶而又松弛有度的打法,开创了一个时代的潮流。2010年,他是扑克世界的超级巨星,就和Hellmuth, Negreanu,Phil Ivey一样,被万千粉丝追捧和模仿。
 


 
樯橹灰飞烟灭
 
2011年4月15日星期五,这是扑克从业者无法忘记的最黑暗的一天。而且除了美国司法局,没有人预料到这一天的来临。
 
许多网络职牌玩家在一夜醒来之后,发现他们经常登陆的4大网络平台:pokerstars, Full Tilt Poker,Ultimate Bet和 AbsolutePoker已经全部被美国司法局强制关闭。从此美国的扑克玩家再也无法登陆他们自己的账户,所有的资金也被冻结,更重要的是没人知道这个状况会延续多久。
 
四大网站中只有扑克之星还在运营,但是它的国际平台无法在美国登陆。直到现在由于Ultimate Bet和Absolut Poker没有赔付计划,仍然有成千上万的扑克玩家无法拿回自己账户中的钱。
 
全速扑克每年支付给它的董事会成员几百万美元的薪水,但是它告诉玩家,它账户中已经没有足够多的钱可以赔付给玩家。几年后,扑克之星收购了全速扑克,并且最终偿付了玩家的损失。但是一些职业玩家因为当时把全部的资金都存在平台上,长达数年的时间无法取回自己的资金,导致了其中一些人只能举债度日。
 
直到今天,美国线上扑克产业仍然没有全部恢复,而且可能这一天永远不可能来到了。密西根州最近通过了线上扑克合法化的议案,成为黑色星期五之后第五个通过该法案的州。至此只有1/10的美国州政府同意合法化线上扑克平台,而且之后是否会有更多的地区加入进来,现在很难说。
 
黑色星期五改变了很多职业牌手的生活。一些人被迫离开美国去国外打线上扑克。其他人则放弃了扑克牌手这份职业,或者转型成为线下牌手。
 
新的时期一片黑暗
 
黑色星期五粉碎了成千上万的网络牌手的希望和梦想,很多人认为这个游戏已经死亡了,他们也许是对的。
 
扑克的繁荣在美国已经正式结束,因为扑克平台的消失许多职业牌手失去了丰厚的赞助协议。那些知名的扑克节目,包括“扑克之夜”高额扑克”也不得不被取消,职业牌手似乎不再像过去那样成为吸引人的职业。相对于2010年,参加WSOP主赛事的玩家比2010年少了500人,内华达州的扑克税收也稳步下滑。
 
很明显,黑色星期五影响了整个扑克产业,不光是线上,包括线下赛事和扑克现金桌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在想这个问题,扑克是不是已经死了,或者说还有一线生机。
 
冠军和毒品之间的斗争
 


Greg Merson是2012年WSOP主赛事的冠军,这位马里兰州的职牌选手技术上毫无争议,但是他和三条WSOP金手链获得者,天才牌手Stu Ungar一样,曾经是一位瘾君子。
 
但是相对于Stu Ungar的悲惨经历(在1998年45岁的时候,应为吸毒过量离世),Merson的故事结局是励志的。Merson在2012年之前戒掉了毒品,而且他的这份毅力帮助他拿下了那条金手链和95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
 
Merson的人生是值得书写的,他战胜了毒品而且成为了WSOP主赛的冠军,无论哪一点都是不容易获得的成就 。  
 
适应或淘汰

随着扑克游戏的进化,许多二十世纪早期的扑克巨星因为不能适应新的变化,渐渐的退出了牌坛。
 
Erick Lindgren就是其中的一员,在最近10年他已经破产几次了。虽然他仍然偶尔出现在WSOP的赛场上,但是他已经逐渐被人们所遗忘。Gabe Kplan,高额扑克节目幽默风趣的主持人,也远离了扑克直播节目。
 
Phil Ivey,和Tom Dwan仍然在这个行业之中,但是他们更多的时间会在澳门打高额的常规局。Sammy Farha已经退出了牌坛,而Phil Gordon(小绿皮书的作者)也离开了扑克,成为了一名企业家。

 
当然还有一些早期的扑克巨星仍然在这个行业中奋战着,这些人包括Daniel Negreanu, Phil Hellmuth, Erik Seidel, Todd Brunson, MichaelMizrachi.
 
当今的顶级玩家的技术水平已经远胜10年以前,现在流行的一种策略叫GTO,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将这个策略运用到极致,你是无法被战胜的。许多老派的玩家声称他们能用自己的现场阅读来击败GTO玩家,但是通过调查我们发现许多10年前的顶级玩家已经不能战胜这个游戏了,而相反新派的职业玩家正在横扫这个游戏。
 
平台重心从职业玩家转向业余玩家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扑克之星是仅存的世界上最大的线上扑克平台,吸引了除美国玩家之外,世界上成千上万的职业牌手和娱乐玩家在这个平台上游戏。Amaya公司(现在更名叫Stars group)是扑克之星的母公司,它决定调整旗下平台的经营策略,将服务重心从职业牌手转移到娱乐玩家中去。所以它取消了主要向职业牌手服务的“超精英奖励计划”(原先很多牌手通过在平台上打满一定的手数可以获得平台的反水,有些牌手一年甚至可以获得返水几十万美元),然后用另一个主要服务娱乐玩家的“忠诚机制”来代替。
 
这个决定触犯了大多数职业玩家的利益,从而也被许多愤怒的职业玩家所诟病。Isaac Haxton是第一个公开反对这一改变的职业玩家,在2016年他退出了扑克之星战队,并且在后来加入了扑克之星的死对头,成为派对扑克“Partypoker”的赞助牌手。
 
随后几年,扑克之星停止了和众多牌手的续约,这些人包括Vanessa Selbst, Jason Mercier, Bertrand Grospellier, BarryGreenstein,在今年他甚至和当家明星Negreanu终止了协议。但是扑克之星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将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线上扑克平台。
 
一滴水超级豪客赛
2012年亿万富翁,太阳马戏团的创建者Guylaliberte创立了一滴水超级豪客赛,在当时,这场比赛的买入费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当时这场慈善赛事在后来被证明是成功的。
 
Antonio Esfandiari击败了48名选手,赢得了183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在当时这个奖金是创记录的。(今年Bryn Kenney在传奇扑克伦敦站100万英镑买入的超级豪客赛中,通过协议分得了2050万美元的奖金,超过了这一记录)。然后在2014年,Dan Colman获得了第二届一滴水冠军(1530万美元),接下来是Justin Bonomo在2018年(1000万美元)。不过随着参赛人数逐渐减少,暂时这个比赛没有后续计划。

Colman的那场胜利可能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这不光是因为他赢得了高额奖金,而且因为他对比赛胜利冷漠的态度。战胜 Negreanu拿下冠军后,Colman的表情就像是刚被女朋友抛弃了一样,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激动。
 
层出不穷的超级豪客赛和24小时直播的扑克频道
 

从2015年开始,豪客赛的买入费用越来越高。现在高额赛玩家已经习惯了25000美元,5万美元甚至10万美元的买入费用,而在过去,这种比赛的数量是非常罕见的。
 
随着超级豪客赛的兴起, Gary Katz发现了商机。这个富有的商人开创了24小时扑克直播频道Poker Central.原先除了WSOP和WPT,玩家很少有机会在电视上看到扑克直播,Poker Central希望能填补这个空白。
 
这个频道第一次播出是在2015年的10月,一开始它大部分的时间是播放那些老的电视节目,比如”高额扑克“或者”扑克之夜“,但是它也直播了那年50万美元买入的超级碗豪客赛,在那场比赛中 Brian Rast获得了冠军,并且赢得了75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
 

 
后来的几年,超级碗的买入费降到了30万美元。Poker Central也把自己的免费栏目升级成收费的APP PokerGO. 这个APP现在已经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同时也开发了一系列原创的扑克电视节目。
 
一个年轻人的崛起



Fedor Holz在23岁的时候改写了扑克历史。在2016年,这个德国职业牌手赢得了创记录的1610万美元的现场奖金,这里面包括4笔7位数的奖金,当然最大的一笔奖金来自于当然111111美元买入的一滴水豪客赛,冠军奖金498万美元。
 
Holz是德国军团的一员,当年许多的著名牌手都来自于德国,这里面包括Holz, Rain Kempe, Manig Loeser和Steffen Sontheimer.
在扑克上获得成功之后,Holz宣布了退休,他开创了自己的企业。虽然他偶尔还参加高额比赛,但是他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锦标赛浴火重生
在这个10年的中期,扑克产业似乎在走下坡路。但是时间改变了一切,在2017年WSOP的主赛吸引了7221名参赛者,这是继2010年以来,第一次参赛人数超过7000人。
 
事实证明,这种现象不是昙花一现。从2016年开始,WSOP主赛事的参赛人数在逐年增加,在今年的主赛事种,参赛选手人数达到8589人。历史上只有2006年的8773人超过这个数字。
 
内华达州的扑克税收从2018年10月开始又逐月增加了,即使美国没有线上扑克,似乎整个行业又在兴起了。
 
视频博客成为比赛增长的助推器
 
在2012年1月,Tim” The Trooper97”Watts在Youtube上发布了他第一支扑克视频博客。在当时他可能没有意识到他即将掀起了一项新的潮流。Watts让他的粉丝们可以近距离了解到一个低额扑克玩家的日常生活,现在他的粉丝超过了38000人,从那开始,许多的扑克玩家都变成了视频主播。
 
Andrew Neeme和Brad Owen是近几年最红的视频主播,他们各自都有超过10万的粉丝关注他们在Youtube上的频道。他们通过自己的视频,让有兴趣的粉丝可以了解他们的生活,随着这项活动的兴起,扑克的关注度也毫无疑问得到了提升。
 
扑克社区最大的作弊丑闻
 

2019年结束前的三个月,一件10年内最大的作弊丑闻被曝光。MikePostle被指控在Stones赌场的直播节目种作弊,而且时间长达15个月时间。
 
他被指控使用一种电子设备来阅读对手的底牌,原告方要求他和赌场经理共同赔偿超过1000万美元的损失,但是很可能法院不会支持这一控诉。
 
Joey Ingram在Youtube上发表评论说,Postle可能在2018年到2019年凭借这种作弊手段,非法获利超过25万美元。虽然这个作弊丑闻给刚刚重新崛起的扑克产业蒙上了一层阴影,但是可以预见,这个行业在2020年仍然会越来越好。
 
下一个10年会发生些什么?
 
随着这篇文章进入尾声,我们来预测看看未来10年会有哪些变化,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美好的猜测,让我们到2029年的时候看看是否会实现。
 
1. PhilHellmuth会获得他第18跟金手链,但是Phil Ivey会把这个记录保持在20条(希望渺茫)
2. 美国将有20个州宣布线上扑克合法
3. GTO策略仍然将是最流行的扑克理论
4. DanileNegreanu和Shaun Deeb仍然会看对方不顺眼,然后他们仍然会竞争WSOP最佳牌手的称号。
5. 扑克之星不会再是世界上最大的线上扑克平台,但是替代他霸主地位的不是派对扑克或者现在存在的扑克平台。今后10年会有一个新的平台崛起来代替它的地位。
6. 现场奖金记录将突破1亿美元(Brynkenny说他的目标是2.5亿美元)